廖玉蕙 – 2016.06.04被綁架做公益 最近頻頻遇到衰事。…

被綁架做公益

廖玉蕙
2016.06.04被綁架做公益

最近頻頻遇到衰事。

先是出版社主動要送一大套書給我,工作人員竟然打電話來問我的名字,在電話中一陣雞同鴨講,還被不禮貌地掛了電話﹔接著,舉行新書發表會的地方,竟然在前一晚發現忘了進書(如果我沒打電話去問,他們還糊里糊塗的沒發現)﹔再來是為縣政府的城市宣導代言,在擬稿、錄音間忙來忙去,並被要求從城南奔去城北錄製,卻連車馬費都摃龜。

事情還沒完沒了,今早又接獲某宗教團體來信,說他們因推廣公益於校園要出版系列教材。要求我同意他們授權我的某篇文章。合約書上的授權範圍包山包海,而且不由分說都先幫你把授權勾選的空格果決的悉數打勾,擺明了不給你選擇機會,其中包括六點:
1. 將文章編輯成本教材印行 (且可視編輯之需調整部分文字)﹔
2. 可以編成電子書﹔
3. 可以將文章改作成衍生著作如:Flash動畫
4. 可以在所屬網站使用﹔
5. 授權期限自簽約日起至校園贈書專案結束止。
6. 基於推廣公益,同意無償授權。

作家埋首寫作,雖不能說是字字血淚,花上心血卻是事實。為什麼總有人假借所謂的「公益」,要求作家無償授權﹖這是我怎麼也想不通的事。你做公益,不是該自己概括承受嗎﹖作家為什麼得成全你的公益行為﹖你的「公益」卻用我的「心血」,這是怎樣的邏輯﹖而且還大剌剌的要求可以改你的文字,可以無限制的將文章改頭換面成各種形式,期限甚至是直到你所無法參與的地老天荒﹗他們怎麼敢做這樣的要求﹖而且悍然幫你將授權項目全部勾選﹖他們憑什麼有這樣的自信?只因為是「公益」?

不是因為天氣熱容易發脾氣。作家靠演講、寫作維生,演講稿費是賴以維生的工具,動輒被株連(用株連二字有些不敬,但心情確實如此)去做公益,這個社會對作家真的很不友善。不久前,新的文化部長鄭麗君和出版界座談,業界反應公部門圖書採購往往採最低標,讓業界紛紛只能用流血價低價搶標,惡性循環下,產業無法有健全的發展,部長已有善意回應。

我們多麼希望部長也注意到文藝界人士的困境。作家 張典婉昨日在臉書慨歎台灣文人,不管是藝術家、音樂人、戯劇工作者最怕聽到:「我們是公益活動!」「抱歉公部門的講師費很低﹗」幾年來,物價已然漲了幾十倍,稿費、演講費卻數十年如一日,公部門到底是什麼可怕的怪物,一句「抱歉」就讓作家從台北花至少七八小時的時間到屏東領兩個鐘頭3200元的演講酬勞。

「抱歉公部門的講師費很低﹗」真是讓人厭惡的一句話,只知道抱歉,就是怎麼也不肯調整。而且,演講費哪應該是齊頭式的平等?讓實力懸殊的演講者同樣領1600/一小時的鐘點費,難道不覺得怪怪的﹖

最近我好像老為了這樣的事在臉書上抱怨,其實不只是我個人的不舒適感作祟,實際上也是為其他的許多藝文界人士請命。(我非職業作家,違和感應該較少)

要做公益,相信許多同行包括我都不落人後,但類似的被綁架去做公益或接受抱歉後的不公道待遇是讓人生氣的。像這樣公開談錢,作家都害羞了,因為害羞就一直忍耐下去,這是不對的,我以為。

來源: 廖玉蕙 – 2016.06.04被綁架做公益 最近頻頻遇到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