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機父母 – 法國爸媽不是你想的那樣

心機父母 – 法國爸媽不是你想的那樣 |

在有小孩之前,我跟許多人一樣,是個來法國念書的留學生,後來進入高等院校實驗室做設計研究工作。這樣封閉的生活,加上以前對歐美教育的刻板印象還有網路上的幾篇放養孩子的文章,我曾經以為法國教育就是如此輕鬆,有天賦的人自然被拔擢成菁英階層。

還在懷孕時,偶爾聽到大我十多歲的妯娌們討論孩子的升學,內容跟台灣家長在意的差不多,不外乎是被分發的公立學校不好要轉去念私立學校、第一志願填什麼第二志願填什麼、第二外語要學什麼、音樂學院的錄取制度等等。

當時我臉上掛著微笑但心裡OS覺得是不是走錯國家?以為回到台灣。

後來幾年的經驗與事實證明,法國大革命過去二百多年後,菁英主義讓法國的社會階層壁壘分明,在子女的教育上完全不是我們以為的如此輕鬆和放養教育。

我女兒從小就好動又有天生神力的遺傳,在她二歲時,曾經因此手指被門夾到開刀。此後我讓她上鋼琴與舞蹈課,學習控制自己的身體與靜下心做事,她也在試上課程之後自己選擇報名,成為班上唯一的奶嘴學生,舞蹈課跟著跑跑龍套。

選擇讓我女兒學習鋼琴與舞蹈,除了上述因素也沒有其他原因了,因為我們知道在某些先天條件下,她不太可能成為一個鋼琴家或舞蹈家。然而我還是因此被身邊的法國媽媽好友們質疑:「妳怎麼知道她喜歡鋼琴和芭蕾?」「妳這樣做根本就是一個亞洲虎媽!」

 

 

話是這麼說,批評誰都會,後來這些媽媽每個都讓自己的孩子去學鋼琴跟跳舞(我一年後才知道)。🙄🙄🙄

這些都是孩子還小的事,後來上了小學,我們決定讓孩子進入公立的音樂舞蹈學院。天啊!直到那個時候,我才發現這些法國家長跟台灣家長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巴黎的公立音樂舞蹈學院在每一區都有,所以全巴黎有20所。我們就近選了我們這區的「入學說明會」,結果整個表演廳人山人海,我們擠都擠不進去。以當時的情況來看,我女兒幼稚園大班有23個小朋友,其中大概有15個小朋友要報考。然而她的學校有二個大班,整區大概有六十多所幼稚園,音樂舞蹈學院一年級只收60位學生。

報名當天家長們緊張的睡不著(我也是其中之一)、拼命打電話、提早好幾個小時去排隊選課。我當時真的是小看這些法國父母了,所以明訂選課時間是下午一點半,我中午十二點到,卻拿到58號的號碼牌(倒數第三)。

後來妯娌們對於孩子升學的討論對話,我都特別用心注意,比如說我女兒大表哥考醫學院的情況,早早就要去教室門口前等,好搶在前面的座位。小堂哥第二外語選德文,因為法國與德國有很多的科學及工程研發合作,以後他要想當工程師就要提早準備。這些我以前覺得離我很遠的話題,都突然變得很重要。

回台灣二年再回來巴黎,我女兒又要再一次面對公立音樂舞蹈學院嚴厲的考試。芭蕾舞考試時間三個半小時,所有家長一概不得進入試場。

參加考試的孩子多到留守的家長連椅子都沒得坐,罰站了三個多小時又不敢離開。緊張的氣氛讓我不爭氣的哭了,原本只是興趣嗜好的活動竟然變成這麼大的壓力。各種樂器、舞蹈項目錄取名單,密密麻麻的小字貼了滿面的牆,像台灣三四十年前大學聯考放榜一樣。

回復上課後,我們才訝異的在不同教室遇到女兒以前的同學們,這個學芭蕾那個學鋼琴,而且都已經是高段班了呢!

這些巴黎媽媽們從來不會說孩子這些背後的努力與付出或自己的苦心栽培,總是輕描淡寫的說度假,就跟巴黎女人中午永遠吃沙拉卻不會說是為了減肥一樣。

| 心機父母 – 法國爸媽不是你想的那樣 |在有小孩之前,我跟許多人一樣,是個來法國念書的留學生,後來進入高等院校實驗室做設計研究工作。這樣封閉的生活,加上以前對歐美教育的刻板印象還有網路上的幾篇放養孩子的文章,我曾經以為法國教育就是如…

巴黎不打烊发布于 2017年9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