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追求更好的單車、更好的裝備,那我就又掉進那Fucking System裡面了。我現在騎著這單車一天能騎一百公里,這些裝備能讓我睡在零下三十度的晚上沒有問題,我還需要什麼呢?

林崇如·2016年6月9日
6月3號,下午,騎到了特斯林的印第安文化博物館,博物館在特斯林湖邊,裡面有兩個女性雇員,參觀的話要花5加幣,覺得不值得。所以裝了一點熱水後離開,繼續往特斯林騎去,騎沒三公里,到了特斯林,對面騎來一個自行車旅行者,東方人面孔,不高,頭髮長而凌亂,身上衣服顯得太過大件,褲子長的拖地,單車後面用拖車拖著行李,他開心地朝我揮手,我也朝他揮手,他向我騎來。
『你是日本人嗎?』他問
『不是,我是台灣人。我叫Chung。你呢?』
『我來自日本,我叫山田。』
『所以你從哪裡開始?』
『我從卡加利騎過來。』
我看了他的單車跟行頭,都很破舊,肯定不只從卡加利開始,所以我問他一開始從哪裡開始。他說從上海。已經騎了兩年了,打算再騎四年。我們兩個站在路邊不好聊,所以我邀他找個地方坐坐,剛好旁邊有間小銀行,小銀行外有階梯。我們停好單車後做到階梯上聊天。
『所以你從上海開始後去過哪裡?』我問
『我從上海開始,然後去越南,寮國,泰國,然後到馬來西亞,印尼,然後到印度,在印度待了六個月,然後到塔吉克斯坦,亞美尼亞,克吉克斯坦,然後我本來要去土耳其,可是那時候要………..

13392173_1145170552192736_4089430739336275861_o

來源: 最富有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