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經有機會唸建中,但是卻決定去大安高工——就為了想進Google工作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升學、考試、升學、考試…. 全部都是升學/考試,這種被父母壓得死死的人生,有什意義。

「一生只會照著功利主義的父母安排的路走,真的以為 Google 會想要這樣的人嗎?」

雖然是以考上台科大為目標而讀高職的林伯瑞,實作表現其實不差。「我實作一直都很好,考技術士證,工業配線、室內配線、工業電子等,實習該做的我都有做完,並拍攝記錄下來,感覺這些東西推甄備審資料會用得到。」林伯瑞驕傲地說。在一旁的劉淑芬補充:「一開始進去大安,我認為他比較適合透過甄審到台科大,因為他高一開始成績排名很前面,只擔心統測又出狀況,所以林伯瑞很積極當幹部、社區義工、社團幹部,甚至學校小論文都有得獎。」劉淑芬換了口氣,繼續說:「他一直很優秀,實作方面也有天份。」在公司上班的劉淑芬請林伯瑞練習焊接板子,並囑咐,「以後要當領導者,當下屬發問你卻不會,會被看不起。」前陣子林伯瑞的學校老師正在找同學當技能競賽選手。林伯瑞坦承,他很想參加成為選手,但看到其他選手都要練習到晚上9點或更晚,甚至還要為比賽請公假,錯過學校考試與上課。「一旦課業被影響,我心裡就會毛毛的,如果每天練到晚上,根本沒時間唸書,晚睡早起又容易在課堂上打瞌睡,會影響到升學考試。」林伯瑞說。劉淑芬與林易銘都認為當選手太累,甚至跟補習班老師討論過選手一事。「除非技能比賽的名次很前面,才有升學加分的優勢,不然沒意義,如果現階段把時間投入在練技能,也是為了上台科大,但去台科大有很多種方式,那不如就按部就班好好讀書,為何還要分心練技術當選手,並承擔風險呢?雖然少了一點點實作歷練,但我認為不會有太多缺憾。出社會再來練,先把課業顧好。」劉淑芬說出大家討論出來的結論。

來源: 他曾經有機會唸建中,但是卻決定去大安高工——就為了想進Google工作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