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如果沒有夢想,那跟鹹魚有什麼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