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結婚與生子,是我作為窮人的自覺-虎嗅網

不想結婚與生子,是我作為窮人的自覺

島上十點©

虎嗅注: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島上十點”(ID:BBfresh),作者:喬治王。頭圖:日劇《逃避可恥》

01

《人民日報》呼籲:“生娃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國家大事。”

這句話很有分量,我能體會到國家迫切希望大家“註冊小號”的心情。計劃生育年代出生的一代人,大的已經三十而立了,此時聽到這樣的呼籲,難免令人浮想聯翩。

社會老齡化非常可怕。年輕人現在繳納的養老金,養的其實是現在的老人,但當進入老齡化社會,意味著老人和年輕人比例失衡,而政府想要負擔老人,需要龐大的財政支出。錢從哪裡來?從年輕人交的稅收裡來。

老人和年輕人,這裡有難以調和的矛盾。

所以說上一代獨生子女是最慘的,正在交的養老金養得是現在的老人、年輕時承擔房價、中年時得獨自贍養父母、年邁後退休的日期又延後了,好不容易退休了又可能遇到年輕人的勞動力不足、養老金不保的慘狀。要是我是玩家,肯定要跳起來罵策劃然後卸載遊戲了。

黑龍江就是中國老齡化社會的樣本。

2016年政府向黑龍江轉移支付的金額是多少?2775億元人民幣,排在全國第四,而黑龍江僅有3799.2萬人。為什麼給這麼多?因為黑龍江全省的財政收入2000多億,而這其中有一半的錢,用在了社保和醫保。

歸根結底,是因為黑龍江是一個老齡化大省。

所以如今適婚青年越來越多,但明明到了結婚的年齡也無動於衷,《人民日報》火急火燎地呼籲大家生娃也就不難理解了。

但以我在遊戲行業類似的經歷,我想明確告訴大家,這樣的呼籲是沒有意義的,甚至全面放開二胎三胎也沒有意義。現在的問題不是生兩個還是生三個,而是大家連一個都不想生,甚至越來越不想結婚。

依我看,老齡化的結局不可避免。生娃雖是國事,但它首先是家事,而且在遊戲行業裡,我們已經面對過這個問題。正所謂實踐出真知,我奉勸大家做好直面老齡化社會的準備。

02

為什麼不可避免?

和《人民日報》擔心人口的問題一樣,做遊戲怕的是什麼?怕的是沒有用戶增長。

沒有增長,意味著面對的人群從增量走向存量,這是每一個老遊戲都將遇到的問題。這也是一個漫長又痛苦的過程,收入下滑、活躍度越來越低、暮氣沉沉。這導致設計者的玩法會變得完全不同,你們猜猜設計者在此時會做什麼?

也許很多人會想到是吸收新用戶,刺激新增。

但我告訴你,這個幻想維持不了太久就會破滅,因為老遊戲(老舊制度)的競爭力遠遠比不過同期的新遊戲。比如因為人口紅利逐漸消失,東莞大嶺山,曾有一大批做家具的工廠聚集在這,如今一半都已搬到東南亞。

為了適應新形勢,需要大刀闊斧地改革和重做,這裡頭有非常大的阻力:一是需要巨額的資金和技術能力,做大翻新;二是大刀闊斧會刺痛老玩家、打破穩定,需要冒著損失已有玩家的風險,三是大版本更新後,結果也不一定行之有效。

在遇到這樣的問題時,我看到的設計者,絕大部分選擇了放棄尋找新進用戶,而圍繞老玩家變本加厲地刺激消費。設計非常多的功能和系統,挖下深坑來刺激僅有的玩家,拿走玩家離開前的最後一分錢。

少數選擇了大刀闊斧地改革,改革的效果也未盡人意草草收場,想要以這個思路重新把盤子做活,難於上青天。

03

我有的同事每逢回家,為了應對家裡催婚,都要事先辛苦準備一番應付家人的說辭。為什麼年輕人不願生娃了,甚至都不願結婚了?

冰山之下,有兩個矛盾構築起了這個現狀,講完我再來說說怎麼辦。

第一點:投入成本。

玩家常說兩個字:一個是肝,一個是氪。肝代表我要在遊戲中花大量的時間,氪代表我需要在遊戲中花費大量的金錢,這都是玩家在遊戲中投入的成本。

大家玩遊戲都深有體會,一個遊戲之所以很肝,是因為它設計了非常多的、需要養成的系統。這就像你小時候要上幼兒園、一路小初高考上大學、畢業後參加工作買車買房、生兒育女,每個階段你需要大量的投入。你越肯肝,你就越出人頭地。

而需要玩家肝的地方,往往都可以通過氪來節約時間,或者獲得更好的效果。不管現實還是遊戲都是如此。

這種設計屬於什麼?單角色的重度養成,也就是你只需要養成一個角色,但是這個養成線非常非常深,捆綁了一大堆玩法和系統。在這個過程中,你源源不斷地為營收做著貢獻。小時候要操心學區房、打疫苗、考名校,長大了要操心結婚、買房子、養孩子,每一步都得肝和氪。

這種設計的代表,就是咱們國家的計劃生育政策:少生優勝,幸福一生。這個大紅字口號噴在每個村的外牆上。

還有一種設計,屬於多角色的輕度養成,也就是說你可以養很多角色,但是每個養成線都不深,或者係統自動就幫你完成了。比如很多蒐集小姐姐的卡牌遊戲,自動戰鬥、每日掃蕩、不但每天上線都有獎勵,養成的角色越多,你的收益也越高。而玩家最大的付出點,就是想辦法蒐集更多的角色。

換算到現實中,就是你只要想辦法生,生完抓好基礎。設計者把生活、教育、養老的成本不斷降低,只要生的越多,後來的教育和養老都不用你操心。如果生出一個最後出人頭地的SSR,那就是你修來的福氣。

這其中的代表就是芬蘭,擁有從出生到進墳墓的全套福利,生育不花錢,0歲~17歲的教育和醫療也包了,每個月還有津貼,生得越多,津貼金額就越高。

但就從我們目前的國家政策來看,我們走的是一條有特色的道路,在高教育、高房價、高醫療和高養老成本的前提下,開放二胎,讓人去追求多角色養成,既肝又氪,這個難度之大,不可想像。

這就是無法解決的矛盾之一。

04

第二點:觀念變化。

在老一輩人眼裡,養兒防老的觀念根深蒂固,把子女當做一個養老的投資行為,並輔以家族、忠孝來強化和鞏固這一點,這是時代的需要,也是安身立命的方法。

而現代社會,繁衍來維持養老生活的成本是非常大,因為不但需要解決小孩的衣食住行,還要解決成家立業。啃老族這個詞已經沒人再提了,為何?因為已經成為了新常態。

所以在經濟不發達地區生育願望普遍偏高,而在北上廣生育率逐漸走低,正因為人們付出的成本是不同的。

而當女性受教育水平越高時,這一點也會越來越明顯。當她越獨立、社會地位越高,對結婚和繁衍容易產生質疑和思考。因為畢業後的幾年是職場的黃金年齡,生育會影響工作的晉升、影響職業發展。這在一線城市的充分競爭中,是很大的不利條件。

而男性想要結婚,在一線城市也要負擔更大的經濟壓力。這倒逼人們產生了疑問:

繁衍是養老的最好投資手段嗎?

為了生娃,我會損失我最佳的工作機會嗎?

30歲之前,是我最好的結婚時機嗎?

很多人選擇了拒絕。並且在北上廣,離老家越遠,受到的道德捆綁也更少,而相同境遇的人也越多。不會有七大媽八大姨問你有沒有男朋友、怎麼還不結婚,不會有人以家庭和生育情況來判斷你過得好壞。

很多家長催促小孩結婚生娃,但小孩卻遲遲沒有動作,並非不是他不想結婚,而是環境不允許他結婚。這其實是窮人的自覺,對於大部分朝九晚九,只能靠自己奮鬥的年輕人,只有努力搏一把人生才有機會,而結婚生子和買房,是鎖死他們的鐐銬。

05

老齡化怎麼辦?

1. 少持有小城市的房子

2. 佔好一線城市的坑位

年初在北海道呆了一禮拜,印象深刻的除了火山溫泉雪山和冷冽清新的空氣以外,就是日本的老齡化。

從我一下飛機開始,遇到的所有行政人員都是老年人,不管是幫你護照蓋章的,幫你指路維護秩序的,直到我上了大巴,遇到的工作人員看上去沒有低於五十歲的。



日本是一個老齡化嚴重的國家。

我前兩年去東京時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在秋葉原呆的那兩天,周圍熙熙攘攘的年輕人行色匆匆,建築物上鋪滿了巨型的遊戲和動漫廣告,走到頂樓發現琳瑯滿目的成人雜誌,讓我覺得這裡充滿了年輕自由的氣息。

年輕人是會用腳投票的,日本的幾個大城市裡,東京大阪年輕人熙熙攘攘、建築密密麻麻,但我這會兒在北海道,卻是蕭條凋敝的景象。



開居酒屋的老闆是一對對年邁的夫妻,海鮮市場裡守著店門的也是老頭老太,一直到了札幌,本想替家人帶一台iPhone X,沒想到唯一的一家蘋果店都倒閉了。

更年輕和更優秀的人才會向大城市聚集,因為他們追求更好的工作機會,佔用更好教育和城市資源。而能力不足以在一線城市留下的焦慮中年人,將迫於高生活成本而逐漸回到小地方。

大城市將不斷從小地方吸收年輕人,這就像東三省的程序員往往選擇了北京一樣,除此之外,你別無他法。因為城市間的競爭就是對人才的搶奪,如果你如今能在大城市落戶,那在政策收緊前儘早行動,不要被小地方的落戶政策蒙蔽了頭腦。小地方只是想導入更多的用戶,吸引更多人成為地方經濟的燃料。

一個土生土長的黑龍江人,考上了大城市的985,你猜他會回到老齡化的黑龍江,還是去大城市搏一搏?事實是黑吉遼已經成為了人口流失大省,從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來看,黑龍江從2000年開始,13年裡漲了35萬人,而從2013年開始人口流失,3年就流失了36萬。

老齡化城市是很可怕的,就像一個運營多年的老遊戲,慢慢的已經沒有了新進玩家,每天的數據都在緩慢下降,玩家組個副本都是熟人。這是一個慢性死亡的過程,並且會陷入惡性循環。

如果開了新玩法房產稅,持有這裡的房子就淪為了負債。而年輕人則蝸居在一線城市的地下室裡成為新常態。

呼籲年輕人結婚,其實並不在於開放了幾胎政策。這種看似大方實際摳搜的運營政策,像是十幾年前的網絡遊戲運營(不管怎麼作,玩家總是會把錢送上門來)。而到瞭如今,玩家可要精明多了。

現如今日本年輕人的低慾望社會,其實是窮人的自覺,自覺到放棄了結婚和生育。經濟的負擔壓抑著年輕人的慾望,談戀愛覺得沒必要,和父母住在一塊,出門逛趟超市都覺得麻煩,更怕生孩子和結婚。

在漫長又難熬的下降週期中,逐漸成為了肝又肝不動、氪又氪不起的老玩家,只好維持最低的活躍度,得過且過,尋找片刻的快樂。我們的老齡化速度比日本更快,作為一個個獨立的個體,我奉勸大家做好準備。


公眾號| 島上十點 (BBfresh) 喬治王

从游戏的视角来看待人口老龄化问题

內容出處: 不想結婚與生子,是我作為窮人的自覺-虎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