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 – 誰的臺灣史      …

吳鳴 – 誰的臺灣史
  
  
  我一直誤以為連橫〈台灣通史序〉早就不在高中國文課本裡了,居然還在。12年國教課綱擬刪除此文,竟然有人為其發聲,痛批「棄台灣通史,還好意思稱本土教材?」我真是大夢未醒,渾沌度日,該打三百大板。
  
  《台灣通史》是一本大中國主義觀點的台灣史,一般歷史系的臺灣史課程至多視為材料看待,不會用此書為教材。部分學者則視之為非以台灣為主體思考的台灣史代表,具有負面教材之意義。
  
  〈台灣通史序〉並非祇有「開山撫番」的用字問題,其中國民族主義下的台灣史觀點,尤為學者所詬病,而連橫之人品、文品尤多有待商榷者。1930年3月2日,連橫在日本人御用報紙《台灣日日新報》上發表〈新阿片政策謳歌論〉云:「台灣人之吸食阿片,為勤勞也,非懶散也 …… 我先民之得盡力開墾,前茅後勁,再接再厲,以造成今日之基礎者,非受阿片之效乎?」這樣的日本御用文人,其文收入高中國文教科書四十年以上,真是不可思議。
  
  吾友林元輝教授大文〈以連橫為例析論集體記憶的形成、變遷與意義〉清楚指出,戰後世代的國人對連橫的記憶是《臺灣通史》作者與愛國史家等類正面印象。國府遷臺後,更因局勢危疑,須全島一心,所以表彰連橫,不遺餘力,因連橫主張「臺灣之人,中國之人也」、「惟仁惟孝,義勇奉公,以發揚種性」、「愛我祖國,保我華族」。也即看好其「民族氣節」對感召臺民、刺激「臺灣精神」,以助光復大陸的效益。祖國人士只讀其文,未驗其行,評價都高。表彰過程或隱諱揚善,或溢美附麗,或背悖史實,致連橫形象不斷膨脹,造神痕跡明顯。
  
  日治時代的臺灣人觀感迥然不同。客氣的謂其為「舊學中不可多得之士」、堪稱「煙霞〔鴉片〕中之達人」,但「前者忠於民,今者阿於官」;有的稱其為「慣作模稜兩可的文人」;不客氣的謂其為「御用文人」,「不顧同胞利害,甘心為官方利用,久中阿〔鴉〕片毒,良心也麻醉了」、「替日本人做皇民化運動的宣傳工具、專門打擊民族革命的文化漢奸」;甚至有人說他是「臺灣民眾的叛徒」、「狗彘羞與等偶」等。因而連橫在臺民中幾無立足之地,後來嗒然舉家西渡祖國。
  
  林元輝教授的論文發表於《台灣社會研究季刊》31期(1998年09月),有興趣的閲聽人,應該不難查到。
  
  連橫本是造神運動的產物,如今神話既已破滅,本該請下神壇。

誰的臺灣史      我一直誤以為連橫〈台灣通史序〉早就不在高中國文課本裡了,居然還在。12年國教課綱擬刪除此文,竟然有人為其發聲,痛批「棄台灣通史,還好意思稱本土教材?」我真是大夢未醒,渾沌度日,該打三百大板。    《台灣通史…

Posted by 彭明輝 on Sunday, October 29,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