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 Lin – 沒錯,台灣不可能成為矽谷。就像你搞個房產金融區也不可能成為華爾街,國防部蓋幾棟再高的大樓也不可能成為五角大廈。所有宣…

來源: YK Lin – 沒錯,台灣不可能成為矽谷。就像你搞個房產金融區也不可能成為華爾街,國防部蓋幾棟再高的大樓也不可能成為五角大廈。所有宣…

….沒錯,台灣不可能成為矽谷。就像你搞個房產金融區也不可能成為華爾街,國防部蓋幾棟再高的大樓也不可能成為五角大廈。所有宣稱要打造讓本島任何工業區成為台灣矽谷的,都是在胡說。

這跟官員是不是勇於任事,這跟是不是很會寫作文宣稱要把XX,OO,YY產業擺進來這個工業區(然後還很認真討論是不是漏了什麼產業)完全無關。徹底認清做不到的事情,不打高空,不亂激情,本本分分踏踏實實做點可以做的事,才是應該的態度跟策略。

然後什麼大型科技公司進駐,什麼年代了,還在迷信這種東西。真正要做的是讓很多小型公司來台灣好嗎—而且它們一定不會去一個周圍五百公尺沒有好吃好喝好玩的地方。所以不是你某某工業區地夠不夠大,交通方不方便,有沒有什麼青年IPO中心好嗎。

你只要在大台北找一間夠大的空屋,天天都有質量不錯的跨國黑客松跟TED活動跟各種有趣的MEETUP,記錄全部上網。然後該有的基本人才都有,也有對口單位協助各種事務,光這樣做都遠勝於畫個工業區然後宣稱我們已經把某某產業納入策略性產業要搞開發了。
然後台灣不要再搞什麼產學合作或者以為發錢給學生讓它們去資策會上課就可以補足人才這一塊了。最簡單的方式,其實很簡單,就是幫有潛力的年輕人在矽谷找工作,那怕是在一間隨時有可能會倒的新公司當一年實習生(肯定有薪水啦)都可以,然後政府每人補貼出錢,諸如代辦跟機票錢跟訓練補足一些基本技能。

政府在每個這樣年輕人身上花30萬,比如每年空投個1000人去矽谷(東岸也可以啦)好了,三年下來就可以改變台灣的命運了。這樣也不過才不到10億預算而已。

===================
余宛如:台灣不可能成為矽谷,重要的是如何連結資源!

Q:外界有創業家直言,亞洲矽谷吸引不到大型科技公司進駐,可行性低,政府太偏向硬體思維,您怎麼看?
A:外界批評有點太早,因為細部的計畫還在成形中,而且批評的人也沒有到現場去了解,就以「交通不方便、生活機能不佳」來質疑,但計畫呈現可能跟想像不一樣。還有批評說(亞洲矽谷)都在講硬體、製造,怎麼沒有軟體數位,(國發會)主委現在有聽到了,而且他很感動大家願意給意見,網路的批評他也幾乎都看過,現階段應該要廣納大家意見和業界聲音。主委也說未來安排民間參訪行程,一定把數位經濟產業放進去,包括大數據相關產業、VR(虛擬實境) AR(擴增實境)虛擬世界新產業都會有。

Q:計畫當中,建立育成中心、青創中心,以美國矽谷為模仿對象是主要目標嗎?
A:亞洲矽谷的真正目標並不像大家想像那麼高,我們都很清楚台灣不可能成為矽谷,因為矽谷全世界只有一個,重要是怎麼「連結矽谷」,這是真正政府在做的。
(亞洲矽谷)也不算是育成中心,但它會有新興產業試驗的示範地。例如說: Fintech可能會跟原本法規有衝擊,那我在這示範地先試試看,可能比較像是新興產業的試驗試點區。那也會成立青年創業IPO中心,所以不會跟既有體系或政策重覆,而是去補足現在產業沒有的,以及連結國際。目前需要做的是怎麼連結民間(企業) ,因為大企業不願意投資年輕人、不願意投資新創等等,這些是新政府努力要做的事情。
Q:計畫如此龐大,以您過去長期關注新創產業的經驗,建議先從哪一塊著手?

A:我覺得有幾個方向:
一、軟體環境要更友善
既然需要國際級資金、人才、企業來到台灣,就應該幫它先營造好相關軟體環境。因為是新興產業來台灣,所以像外國(人)要留在台灣,這些政治生活機能、待遇、 居留等等都需要更友善。未來「錢是跟著人來」的,那人自然都會選擇適宜居住的,過去台灣環境不太友善,所以這塊要先做好。

二、積極找新興產業進駐
積極詢問是不是有哪些矽谷企業可以到台灣來開分公司,或者就技術上合作交流。而合作上我們要用更高比例關注,例如網路數位方面的新興產業,要特別關注怎麼去交流合作,這樣才能由大帶小。而且這樣的關係要想辦法匯聚成一個聚落,創立「夥伴關係」的育成概念。

三、學術方面提升銜接人才
未來相關新興產業人才進駐,台灣也要開始調整一些學程課程,把人才銜接上去。
例如現在矽谷的人才已經更迭了三四輪,很厲害,編碼工程師可以很快做好program,也對市場認知很清楚,但光是台灣現在這些數位產業APP的工程師,量就不足,現在要做的是,怎麼給彼此一些交流的時間,讓台灣快速提升,而且不只學校機構,民間也可以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