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中英雙語字幕: 麥克薛莫:自欺背後的模式 – YouTube

自從上一次,06年來這裡之後, 我們發現全球暖化 變成一個相當嚴肅的議題。 所以我們在”懷疑論者”雜誌裡, 對暖化議題有相當深入的報導。 我們調查了各式各樣 科學以及偽科學的爭論。 不過看來我們不用這麼擔心, 反正2012年就是世界末日了。
0:32
另外一個新聞則是, 你們可能記得我曾介紹過的 Quadro探測器。 有點像探測水源的裝置, 在中空的塑膠上面接著一根會轉動的天線。 當你移動的時候,它會指向某些東西, 比方說當你想在學生置物櫃裡找大麻時, 它就會指著某個人… 喔,抱歉。 (笑聲) 而我拿到的這隻 則是專門用來找高爾夫球的。 特別是當你在高爾夫球場上, 為了找球翻遍樹叢之後。 在那些你覺得無傷大雅的玩意兒之中, 這個裝置,ADE651 被伊拉克政府 用四萬美金一組的價錢給買下。 就跟我手上的一樣,完全不值一文, 並且被說成是利用"靜電- 磁離子引力"來操作。 或許翻成 "偽科學的胡扯"可能比較好, 把一堆華麗的名詞串在一起, 但是沒有任何意義。 在這個例子裡, 若是要讓人們通過地雷區, 只靠這種"探測器"的判斷, 是會賠上性命的。 因此相信這類偽科學, 是有潛在危險的。
1:45
所以今天我想談談信念。 我想要相信, 而你們也是。 而事實上,我想我今天的論點是, 信念是自然而然形成的, 是預設的選項。盡管信就是了。 我們相信形形色色的事物。 信念是天生的, 疑問、懷疑論、科學則否。 它們難以接受, 因為抱持疑問會讓人不快。 像"X檔案"裡的福克斯穆德, 誰想要相信UFO? 我們都想。 這是因為 我們的大腦裡有處理信念的機制 事實上,我們這種靈長類喜歡尋找模式(pattern-seeking)。 我們找尋事物的關聯:由A到B,由B到C, 有時候A和B的確互為因果, 即所謂的關聯式學習。
2:30
我們尋找模式,發現事物的脈絡。 不管是巴甫洛夫的狗, 把鈴聲與餵食兩件事連結起來, 於是一聽到鈴聲就流口水。 或是斯金納的老鼠, 把自身的行為, 與得到的獎賞之間聯繫起來, 因而重複同樣的行為。 斯金納發現, 如果把鴿子放進這樣的一個箱子裡, 讓它按下兩個按鍵中的其中一個。 它會試著猜測其中的模式, 然後透過箱子拿到一點小小的獎賞。 若是你隨機給予獎勵, 即使沒有任何的規則可尋, 它們也會想出五花八門的方式。 它們會記得嘗到甜頭之前所做的動作, 並且一再重複同樣動作。 有時候甚至會是逆時針轉兩圈、 順時針轉一圈然後啄兩下按鍵。 然後迷信就產生了。 而不幸的是, 我們也是如此。
3:22
我將這個過程稱作"模式化"。 意思是從毫無意義的雜訊中, 尋找有意義模式的傾向。 當這樣做的時候,我們可能會犯兩種類型的錯誤: 類型一,也稱作『錯誤接受』, 是當相信某種模式是正確的, 而實際上不是。(誤認不存在的模式) 第二種類型則是『錯誤拒絕』, 是當某種模式實際上是正確的, 卻拒絕相信。(忽略模式的存在) 讓我們來點思想實驗: 你是生活在三百萬年前的原始人, 在非洲大草原上走著, 你的名字是…露西。 你聽到草叢中一陣響動, 這會是危險的掠食者, 或者只是一陣風? 你接下來的判斷可能就是這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 如果你誤把草叢中的聲響當做危險的掠食者, 結果只是一陣風。 你犯下錯誤認知, 類型一的誤判。 但是沒差,你只是閃邊。 變得更加小心謹慎。 另一方面,如果你把草叢中的聲響當做風聲, 結果是危險的掠食者-- 你就成了午餐。 你拿到所謂"達爾文的獎賞", 從基因庫中被抹去。
4:27
問題來了, 模式化會發生在 當類型一錯誤的代價, 低於類型二錯誤時。 這是這個演講裡唯一的一條公式。 我們有辨識模式的困難, 在於評估類型一和類型二錯誤的時候, 沒有辦法準確的區別, 尤其是當生死關頭的那一瞬間。 所以我們的預設反應 被設定成"相信所有的模式都是真的"。 "草叢中的響動都是危險的掠食者" "不會只是風聲而已"。 我想經過演化的歷程, 信任機制的傾向經過自然的挑選。 我們尋求模式的大腦進化成, 總是去找尋有意義的模式。 並且將之連結到對掠食者的恐懼, 或是等下會提到的 意圖化的形象。
5:10
舉例來說,你們看到什麼? 馬的頭部,沒錯。 看起來像匹馬,這個肯定是馬。 那就是模式。 不過真的是匹馬嗎? 還是更像隻青蛙? 我們偵測模式的機制, 位於大腦的前扣帶皮層, 我們小小的偵測裝置, 很容易就會被誤導,問題就出在這兒。 比方說,這是什麼? 當然了,是一隻牛。 一旦我給了大腦提示 –稱作認知啟動– 當我讓大腦開始辨識它, 即使不用提示,大腦也會一再的嘗試辨認。 這次你看到了什麼? 有些人看到一隻大麥町狗。 沒有錯,這就是提示。 即使把提示拿掉, 腦中的樣板還是在, 所以你仍然看的到。 這是什麼? 土星,很好。 這個呢? 看到什麼就出個聲。 很棒的觀眾,克里斯。 因為裡面什麼都沒有,據說是沒有。
6:15
這是珍妮佛惠特森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 所做的實驗。 探討在企業環境下, 那些無法確定或是不受控制的感覺, 是否會使人看到虛幻的模式。 也就是說,幾乎所有人都看的到土星的圖樣。 但一旦人們處於自覺失控的狀況下, 他們就越有可能從圖中看出什麼, 即使這裡沒有任何模式可尋。 換句話說,當狀況失去控制的時候, 嘗試尋找模式的傾向就越強。 例如,棒球選手是出了名的迷信 不過只在打擊的時候。 守備的時候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因為守備成功率, 通常有九成到九成五左右。 即使最好的打者,十次裡也會有七次失誤。 所以他們的迷信,模式化的程度, 跟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 有很大的關聯。
7:06
這次你們看到了什麼?在這個區域裡。 有人看到什麼嗎? 其實有些東西, 只是被模糊處理過了。 當你們在嘗試的時候, 這是蘇珊布萊克摩爾,一位心理學家 在英國所做的實驗。 他們讓受試者觀看模糊處理過的圖片, 接著分析兩者間的關聯性: 他們的ESP(第六感)測驗分數– 對科學無法解釋的事件、 超自然、天使等等,相信程度的多寡– 在ESP量表上得分越高的人, 就越容易, 不僅看到更多的樣式, 也辨識出不正確的樣式。 這是你讓受試者看到的, 魚的圖片經過百分之二十,和五十的模糊化處理。 以及我放的這張, 百分之七十。
7:50
另一位英國(應為瑞士籍)心理學家, 彼得布魯格也做過類似的實驗。 他發現連接左邊視覺區的右腦半球, 比起左腦, 更容易察覺有意義的圖樣。 因此如果你給受測者看的圖片, 偏重於用右腦來處理, 那麼比起需要用左腦處理的圖片, 他們會更容易發現其中的模式。 看來我們的右腦 負責了大多數的模式化行為。 所以我們試著觀察大腦內部, 找出相關的區域。
8:19
布魯格和他的同事,克莉絲汀莫爾 提供受測者左旋多巴胺(L-DOPA)。 你們或許聽過左旋多巴胺是用來治療帕金森氏症, 與患者的多巴胺含量降低有關, 而這種藥能夠提升多巴胺的含量。 多巴胺含量的提升 則使得受測者看到更多圖樣, 比未使用的受測者還多。 也就是說多巴胺應該和模式化認知 有相當程度的關聯。 事實上,一些鎮靜劑 被用來抑制精神病相關症狀,如 妄想症、錯覺, 以及幻覺, 這些都是模式化行為。 只是那些是不正確的模式。類型一的誤判。 當患者使用 抑制多巴胺的藥劑, 這些症狀就會消失。 多巴胺的含量一降低, 患者原本容易看到不存在的模式, 這樣的傾向也隨著降低。 另一種情況,安非他命類藥劑如可卡因, 是多巴胺的促進劑。 這類藥劑會提升體內的多巴胺分泌量, 讓你容易覺得飄飄欲仙, 文思泉湧,看到更多東西。
9:19
我最近就和羅賓威廉斯討論到 他嗑藥的時候–過去他有這方面的問題– 覺得那時可卡因讓他比現在更加風趣。 或許多巴胺的量越多, 能夠讓你更有創造力。 我認為多巴胺會改變 我們對信號/雜訊的認知。 也就是讓我們找出模式 的準確程度。 如果準確度太低,你會傾向於犯下更多類型二的錯誤。 你會忽略實際存在的模式,你不想變得太疑神疑鬼, 果真如此,你可能會錯過那些真正有趣的想法。 恰到好處的話,你會很有創意。也不會被人耍著玩。 太過度的話,你會發現到處都是模式。 別人只是看你一眼,你卻覺得對方在瞪你。 你覺得大家都在討論你。 若是這樣的狀況太過嚴重, 你就會被當作瘋子。 我們或許可以從兩位諾貝爾獎得主, 理查費曼和約翰奈許之間 看出這樣的差異。 其中一人看出的模式, 剛好足以讓他得到諾貝爾獎。 另外一人看到的可能太多了一點, 我們會說這是精神分裂症。
10:17
所以辨別信號/雜訊的能力顯示出模式偵測的問題, 當然你們都知道 這是什麼,對吧。 這裡你看到了什麼? 我正在考驗你大腦的前扣帶皮層, 混淆你眼中所看到的模式。 當然,這是VIA UNO的鞋子, 兩款涼鞋。 不得不承認這腳很性感, 搞不好有修過圖。 當然還有模稜兩可的圖形, 看上去不停的變動著。 也就是說,一個人腦袋裡裝了什麼, 就會影響你 所看到的。 我知道你們看到的是檯燈, 因為燈是亮的。 感謝環保人士的積極運動, 我們才能對海洋生物的困境有所了解。 所以我們才能在這張曖昧的圖片裡看到… 海豚,當然了。 你看這邊有一隻, 那邊一隻, 又一隻。 拜託,那是海豚尾巴好嗎。
11:16
(笑聲)
11:21
如果你得到互相衝突的資訊, 你的前扣帶皮層就會像進入加速狀態一樣。 底下這裡看起來很正常,但是往上一看,便會察覺矛盾。 直到我們將圖片翻轉, 你才看得出這是刻意設計的。 "不存在的箱子"的幻覺。 平面影像很容易騙過大腦, 你說"得了吧,大家都做得到, 每本心理學入門書都有一張這種圖。" 這張是最近由傑里安德勒斯所做的, 立體版本的"不存在的箱子"。 而且傑里看起來像是 站在箱子的裡面。 他非常大方的上傳了解答, 讓我們能看出箇中巧妙。 當然,重點在於相機的角度,攝影師在那裡, 使得這塊板子看來像是疊在另一塊上方,以此類推。 即使我已經讓你看過解答, 大腦尋找特定模式的運作方式, 還是讓幻覺的印象非常強烈。
12:10
這張比較新一點。 比較兩張照片中不同角度的矛盾, 會讓我們搞不清楚。 其實這是兩張完全相同的照片。 問題在於沒注意到比對的對象, 兩者間的角度有所不同, 你的大腦就被騙了。 你的模式辨識機制又再一次被愚弄了。
12:28
臉孔很容易辨識, 因為在大腦的顳葉裡, 我們擁有獨立進化過的, 臉部辨識軟體。 這些是岩石上出現的臉孔, 我甚至不確定這是不是修過圖,這個可能是。 無論如何,重點還是一樣。 現在哪一張看起來怪怪的? 用直覺來作答。 左邊這張,好,我把它轉過來, 也就是變成右手邊的這張, 你們是對的。 相當有名的幻象,柴契爾夫人是第一個被用上的, 每隔一陣子就換一位政治人物。 為什麼會這樣? 恩,我們確切知道這在哪裡發生, 在顳葉裡,偏右,大概在耳朵上方。 有一個組織叫做梭狀回, 裡頭有兩種細胞, 不管是動用整群細胞來紀錄臉部的特徵, 或是這一類大型,反應快速的細胞。 先看出臉部的大概, 讓你能立刻認出歐巴馬。 接著你會注意到有點不對勁, 眼睛和嘴巴的部分有些奇怪, 尤其是當它們上下顛倒的時候。 那就是你正在使用臉部辨識的軟體。
13:30
現在我們回到之前的思想實驗。 你是正在非洲草原上行走的原始人, 心裡想著是風聲,還是危險的掠食者? 兩者間的差異在哪? 風聲是沒有生命的, 而掠食者則代表了一個擁有意圖的形象。 我把這個過程稱作形象化, 也就是傾向於將觀察到的模式賦予意義、 目的以及形象– 常被理解為從上方俯瞰,不可見的存在– 這個想法是從另一位TED演講者, 丹尼特而來的。 他提到抱持"有目的的立場"。
13:59
所以我想,這個說法的衍伸,可以解釋很多事物, 靈魂、精靈、鬼魂、神祇、魔鬼、天使、 外星人、智慧設計者、 政府陰謀論者, 以及各種不可見的形象, 擁有力量和目的,人們相信 它們會在人間作祟或控制我們的生活。 我想這就是泛靈論, 以及一神論和多神論的源頭。 人們相信外星人 比我們更進步,更具道德感, 而故事旁白總是會說, 它們是從天而降來拯救我們的。 "智慧設計者"則被描繪成 無比聰明,道德高尚的存在, 降臨塵世以創造萬物。 即使是政府可以救助我們, 這種已經退流行的想法, 我仍然認為是某種形象化的行為。 幻想某個高高在上, 全能而偉大的傢伙會來拯救我們。
14:46
換個角度說,我認為這也是陰謀論的源頭: 某個藏鏡人在背後操控一切, 例如光明會, 或是畢德堡集團。 但是我們面對的是模式辨認的問題, 有些模式是真的,有些則否。 約翰甘迺迪是被暗中殺害,或者只是一位刺客? 如果你到這個地方,那裡一年到頭都有人, 像我去的那次,有人指給我看不同槍手的位置。 我最愛的是躲在人孔蓋下面的那個, 殺手在關鍵時刻從底下蹦出來,開槍殺了甘迺迪。 當然我們知道林肯是被陰謀殺害的, 所以我們也不能單純只是忽略, 所有可能的說法。 因為事實上,有些模式是真的, 有些陰謀是千真萬確的。 原來如此,是吧。
15:28
911事件也有陰謀論說法。 我們做了一整期的專題來討論。 十九名基地組織的成員計畫用飛機衝撞大樓, 算是某種陰謀。 但是"911真相調查會"可不這麼想, 他們認為是小布希政府在幕後操作… 光這個主題就可以另外講一整場。 不過你會說,我們怎麼知道911事件 不是布希政府自導自演的? 因為它成功了!
15:50
(笑聲)
15:53
(掌聲)
15:56
我們是天生的二元論者。 我們創造形象的能力,來自於 一種讓我們能夠享受這種電影的天賦。 因為我們能夠想像事物的本質, 並且舉一反三。 我們知道如果刺激顳葉, 就可以模擬靈魂出竅的經驗、 瀕死體驗等, 你只需要用電極刺激顳葉裡的特定位置。 或者是利用離心機加速, 讓人失去知覺。 當你缺氧,血液含氧量降低, 大腦就會接著 產生脫離身體的感覺。 你可以利用 –我曾經嘗試過– 麥可佩辛格的"上帝的頭盔", 它利用電磁波轟炸你的顳葉, 讓你能夠體驗靈魂出竅的感受。
16:35
最後我想利用一段影片 來作個總結。 只有一分半鐘的短片, 展現出「期望」和「信念」的力量有多麼強大。 請撥放影片。
16:46
旁白:這裡是他們用來假裝面試的地方, 面試內容是一個護唇膏的廣告。
16:51
我們希望可以使用一部分內容, 放在全國性的廣告上。 測試內容是這裡所放的 幾種護唇膏。 我們請了幾位模特兒來幫忙, 羅傑和麥特。 這是我們的護唇膏, 以及幾款市面上的領導品牌。 如果需要你和我們的模特兒接吻, 你會不會有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