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崩壞」,往往都是從某種「自律自重的喪失」開始的吧…..

傅月庵
39 分鐘 ·

我絕非一名龜毛苛求的讀者。
或囿於編輯身份,書裡存有幾個錯別字,我都能理解並接受。
「一本書,幾萬字,錯上幾個也屬自然。編輯也是人哪~」
但假如錯字一而再,再而三出現,那就讓人不解轉生氣了。
這種情形,如今最常發生於「簡轉繁」的書籍之中。
一個簡體字往往對應好幾個繁體字,要求精準,便得有「耐心」,給「時間」,一隻一隻去抓蟲。
這是基本功,也是對作者、讀者的一種尊重,或說編輯這一行起碼的要求。
但可惜,於今似乎一切都崩壞了……
今天讀這些年很活躍也常為人(包括我)所稱讚的出版社,七月所出的一本新書,
內容很好,作者用足了心,卻硬是被編輯給潑了一臉污水。
「嚮往」成了「向往」,「開闢」成了「開辟」、「一百餘萬」成了「一百余萬」、「湧出」成了「涌出」、「游過去」成了「遊過去」……
整本書充滿如此沒收拾乾淨的字詞,原因為何?我都知道。時機歹歹,編輯辛苦,苦笑一下,全忍了下來。
一直到確認整本書的「阿里郎」都成了「阿裏郎」之後,我再也忍不住,擲書開罵了。
這是一本講北韓、講朝鮮的書啊!連這三個字都校不出來,怎麼能、怎麼好出版???
——人間所謂「崩壞」,往往都是從某種「自律自重的喪失」開始的吧。我想。

來源: 傅月庵 – 我絕非一名龜毛苛求的讀者。 或囿於編輯身份,書裡存有幾個錯別字,我都能理解並接受。…